就好像吃了颗朝天椒,初蔚浑身立刻热了起来,耳朵红得能滴出血来,像一颗熟透了的小番茄,贺闻远看得眼波都深沉了起来,喉咙发紧,只觉得杨雷达在此刻显得很多余。

  杨雷达:……?

  初蔚放弃了挣扎,任由他的大手捏着她的小手。

  贺闻远轻咳了一声,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  冬日暖阳,一路随行,车厢里流动着不知名的暧昧情愫。

  上花溪大队,杜丽穿着大红的短款呢大衣,走到知青宿舍门口,脸上挂着笑。

  今儿喜鹊的叫声都比往常欢快了许多,她的心情好极了。

  马上,她就要成为贺闻远的媳妇儿了。

  反正农村人只认酒席,只要她给他爸妈敬了酒,只要亲戚们都见证了,那她杜丽就是他贺闻远不得不承认的媳妇儿。

  院子门口,她看到黄晓和袁卫民在灶房里吃饭,笑了笑:“初蔚呢?”

  这小知青又想耍什么花招?

  黄晓白了她一眼:“你这大喜的日子,就别来找晦气了,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可是会骂人的。”

  杜丽轻哼了一声,大约初蔚是心情郁结到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了吧。

  杜丽带着胜利者的姿态,离开了知青宿舍。

  黄晓有些着急,不停地朝外面张望着,她真的后悔了,昨儿就应该把初蔚一起揪回来的。

  她说她要去找贺闻远,万一她遇到危险怎么办?

  她真是太糊涂了。

  袁卫民不明所以地问她:“初蔚到底去哪里了啊?一晚上都没回来。”

  黄晓不敢说,只含糊其辞道:“她……她在县城一个亲戚家,说是在那儿等贺闻远回部队。”

  袁卫民皱眉:“这贺副营不会真的要和杜丽定亲吧?”

  “初蔚说不可能的,你看,贺家都开始办酒了,怎么就不可能?”

  袁卫民有些气愤:“难道我们初蔚被人骗了?”

  黄晓鼻孔出气: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  袁卫民拍下了筷子:“太过分了。”

  贺家,直到看到杜丽穿着大红的呢大衣过来,闻月和闻星才知道,原来要和她家二哥哥做亲的人,竟然是杜丽,而不是初蔚。

  闻月有一种被人欺骗了的愤怒感,因为她妈这些天在家里总是初蔚长,初蔚短的,她和闻星夜里还偷偷聊天,说很喜欢这个新嫂子呢。

  却没想到,临了,要定亲的竟然是杜丽。

  家里来了不少亲戚,院子里挤挤攘攘的,个个都跟看戏似的参观着他们家的砖房。

  闻月怒火中烧,她妈也不想想,连这房子都是初蔚给的,她妈怎么能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人呢?

  况且,二哥哥一看就不喜欢杜丽,她妈为什么要乱牵红绳,二哥哥回来还不得气死了。

  闻月领着闻星走到东屋里,怒气冲冲道:“妈,你怎么能瞒着二哥哥呢?”

  张桂英一脸喜气,懒得和这两个小丫头片子费口舌,只道:“别闹,外头亲戚都来了,去灶房里帮帮忙才是真的。”

  闻月愤怒道:“妈,我不同意二哥哥和杜丽定亲。”

  闻星躲在她姐身后,也附和:“我也不同意,二哥哥肯定也不同意!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衍墨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七零:小媳妇,超凶的!,重生七零:小媳妇,超凶的!最新章节,重生七零:小媳妇,超凶的! 随梦小说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