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……怎么没事人似的,被撞?什么人撞的你?为什么撞你?那人被抓了吗?”

  初蔚笑了笑:“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,让我怎么回答?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

  初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和贺闻远说了一下。

  “血,指头,头发?”

  初蔚点点头:“嗯,当时我感觉他们弄破了我的手指头,但头发……”

  贺闻远赫然想起之前赵士图也偷偷拔过他的头发。

  “似乎……是为了做亲子鉴定。”

  初蔚错愕地张大了嘴巴:“亲子坚定?”

  “是,他们绑架你似乎就是为了得到你的这些东西,然后去做亲子鉴定。”

  初蔚胸口发堵,一个预感在脑海中形成:“所以……我可能不是我爸妈亲生的,对吗?”

  贺闻远轻拍她后背:“只是一个猜想。”

  初蔚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,她握紧了贺闻远的手:“不,这应该是真相,怪不得这么多年来,我妈对我一直都不好。”

  不止这辈子,还有上辈子,上辈子的她妈不遗余力地坑害她,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初蓝,她和初蓝的人生就是天壤之别,她最后也被初蓝害死。

  亲生的妈妈和亲生的妹妹,怎么可能会那么残忍地对待她。

  胸腔里突然涌起一阵反胃。

  她几欲干呕,贺闻远心疼地拍着她的背:“蔚蔚,你没事吧?”

  初蔚红着眼眶:“他们让我觉得恶心,太恶心了,如果我不是亲生的,那告诉我就是了,我可以自力更生不用他们管我,又为什么要那样陷害我的人生,为什么啊?我又做错了什么呢?”

  贺闻远眉头深皱,心如刀绞:“现在知道了真相也不算晚,至少,你不用耿耿于怀你妈为什么那样对你。”

  初蔚伏在贺闻远肩头:“幸好,幸好我不是她的亲女儿,幸好我不是初蓝的亲姐姐。”

  “嗯……那盛太为什么要拿你的血呢?”

  初蔚回过神来:“我感觉当初绑架我的不是盛太,他们只是为了干扰我的视听,所以故意说出盛太误导我,我无意间看到绑架我的那个人,叫鹏子,他最后是想告诉我什么的,可还没来得及说,就被撞死了,弥留之际,说了血和头发这两个关键线索。”

  贺闻远凝眉:“你想办法弄到你妈的头发,我给你先做一个你们两的亲子鉴定,确认一下。”

  初蔚颌首:“好。”

  一旦知道可能她不是亲生的,所有的疑惑迎刃而解了,她心里竟然也畅快了起来。

  只要不是赵美凤亲生的就好。

  她憧憬起自己的亲妈或许是个温柔可人的美人来。

  临海洋房,中年管家看到自己家主子捂着胸口跌跌撞撞地进了院子,一把扶住他:“先生,您怎么了?”

  男人嘴角挂着鲜血:“没事,被车撞了一下。”

  说完,口中又溢出一些鲜血来,管家大惊失色:“我扶您进去,您好端端的怎么弄成这样?”

  夜煊倒进沙发里:“不用大惊小怪,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”

  “是为了那个初蔚吗?”

  夜煊的眼神瞬间凌厉:“你僭越了。”

  “是,先生。”

  “退下吧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衍墨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七零:小媳妇,超凶的!,重生七零:小媳妇,超凶的!最新章节,重生七零:小媳妇,超凶的! 阿甘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